一个小朋友

「超凡虫绿」I will run to you (三)

大概就是小蜘蛛重新回到高中时期之后的事,相关背景稍有变动~
 纯新手写文OOC(◍•͈⌔•͈◍) 概不负责

(一)http://yigexiaopengyou189.lofter.com/post/1f1e4669_121c6f3f

(二)http://yigexiaopengyou189.lofter.com/post/1f1e4669_121db85b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近日,诺曼奥斯本宣布为了相关的科研项目,并且据奥斯本本人说明,他会在法国停留相当长一段时间,在此期间他刚刚成年的儿子哈利奥斯本将作为临时总裁,代替他管理公司的事务。年轻的哈利奥斯本14岁从英国罗素中学毕业,以优异的成绩在耶鲁大学完成了金融学以及计算机学的双修,同时还取得博科尼商学院的MBA硕士。尽管他有着惊人的学术成就,但是众多投资商还是表示……..”

Peter“啪”地一声关掉了电视机,他倒挂在房间的角落里,自从他变成Spiderman以后,这就变成了他思考的惯用姿势。近来发生了事情实在太多了,他需要整理一下思绪。先是诺曼奥斯本,据Peter所知,只有一个原因能让诺曼奥斯本将一个巨大的集团抛给Harry,那就是治愈家族遗传病的方法。可是法国和治愈方法之间的能有什么联系,Peter完全是一头雾水,这跟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完全不一样。是因为他回来之后作出的一系列改变吗?Peter感到头疼,他的举动很可能再次将Harry卷入了不可预知的危险之中。更让他头疼的是,他在治愈血清方面仍然还差最后一步,最关键的一步,他已经卡在这一步整整半年了,如果他没有办法突破这一步,他最终还是会失去Harry。一想到这里,他的心脏就感到一阵绞痛。

       他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,一直努力不去想它,让自己彻底沉浸在研制治愈血清中。但是当他看着Harry的时候,他愈发确定自己的内心。那是无休无止的愧疚与懊悔。如果当时他能坦诚一点,如果他能明白他们之间的友谊对Harry来说有多重要,或许一切都不一样,或许Harry不会选择注射蜘蛛毒液,不会扯断那根蛛丝,更不会坠下钟楼。他不想要逃避了,现在他会保护Harry,会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支持他。只要他在,他就会保证Harry没有受到伤害,包括来自他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他已经在奥斯本公司实习两个学期了,这个暑假也不例外。明天,也就是星期一,他应该就能见到了Harry。

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跳到了地板上,轻轻把蜘蛛侠面罩放进了他的书包里,或许这些都应该从没有秘密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星期一的早晨,Peter醒的格外的早,他匆匆梳洗完毕后,就向奥斯本公司赶去。他去了总裁办公室,却发现没有任何人,他等到了平时开始工作的时间点,仍然没有见到Harry。他问了Felicia,却得知因为某些原因,Harry今天不会来公司,他与公司高管的会议也被推迟。

Peter感到有些焦躁,他拨通了Harry留给他的电话,结果无人接听。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Harry的公寓门前,用蛮力打开了大门,登上了前往20楼的电梯。整栋大楼空空荡荡,Peter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,他不知道Harry为什么能忍受这种毫无生气的沉寂。电梯的门“叮”地一声打开,Peter走进了这间偌大的公寓。冷冰冰的后现代装饰风格让他感觉到不适。空调的温度似乎低的可怕,他不由得打了个喷嚏。

“Harry!”他大声喊着,却没有听到任何回应。

他不得不开始四处寻找,希望发现他留下的一点痕迹,却在一张黑色的布艺沙发上发现了裹着白色浴袍的Harry。他躺在沙发上,像是睡着了一般,浴袍的领口敞开着,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,手边是一堆散落的文件。Peter感到一阵心跳加速,赶紧替他将领口别好。“Harry,醒醒”,Peter弯下腰,轻轻晃了晃他的肩膀,却发现他的脸上泛着一种不正常的潮红。他摸了摸Harry的额头,发现烫的惊人,“Harry,”他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,试图唤醒他。Peter有些慌张,一时间也顾不得那么多,他将Harry浴袍的带子系紧,理了理他额前的碎发,轻声说道:“Harry,你生病了,我带你去医院好吗?”他刚想把他从沙发上抱起来,却感到手被人紧紧抓住。Harry闭着眼睛,皱着眉头,脸烧得绯红,呼吸急促,在睡梦中也极不安稳,他死死地抓着Peter的手,口中发出像梦呓一般的话语。Peter连忙凑近了他的唇边:“不要去医院,不要…….医院,妈妈,妈妈……”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,沾湿了他的睫毛。

他放开了Peter的手,将身子蜷缩了起来,用双手抱紧了自己,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。Peter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,拍着他的后背,试图安慰他。该死的,他怎么能忘记这件事,Peter颇为懊恼地想。自从Harry的母亲病逝之后,Harry就极其讨厌去医院,每次生病的时候,也是由家庭医生照顾的。Peter不禁想起了小时候的Harry,那个敏感爱哭的小男孩,睁着一双水汪汪的蓝色眼睛,噘着嘴等待着Peter去安慰他。或许Harry从来都没有变过…….Peter叹了口气,小心地将Harry从沙发上抱到了主卧的床上,替他盖好被子,接着又飞速跑去附近的药店买了退烧药,细心地喂Harry喝下。

Harry熟睡的时候就像一个毫无防备的婴儿,他安静地靠在白色的鹅毛枕上,嫣红的嘴唇微张,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有着丝绸一般的光泽,让人忍不住去触摸。他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,仅留一段白皙纤细的脖颈。Peter敏锐地察觉到Harry似乎是因为感到了冷而微微颤抖,于是想要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些,却尴尬地发现自己找不到开关,他又想要再找一条被子,但只找到了挂着一堆衣服的衣帽间。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,最后决定用最原始的方法。      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碎碎念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昨天好朋友回家啦,出去玩了一天,最近真冷呀。

评论(1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