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小朋友

「超凡虫绿」I will run to you (三)

大概就是小蜘蛛重新回到高中时期之后的事,相关背景稍有变动~
 纯新手写文OOC(◍•͈⌔•͈◍) 概不负责

(一)http://yigexiaopengyou189.lofter.com/post/1f1e4669_121c6f3f

(二)http://yigexiaopengyou189.lofter.com/post/1f1e4669_121db85b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近日,诺曼奥斯本宣布为了相关的科研项目,并且据奥斯本本人说明,他会在法国停留相当长一段时间,在此期间他刚刚成年的儿子哈利奥斯本将作为临时总裁,代替他管理公司的事务。年轻的哈利奥斯本14岁从英国罗素中学毕业,以优异的成绩在耶鲁大学完成了金融学以及计算机学的双修,同时还取得博科尼商学院的MBA硕士。尽管他有着惊人的学术成就,但是众多投资商还是表示……..”

Peter“啪”地一声关掉了电视机,他倒挂在房间的角落里,自从他变成Spiderman以后,这就变成了他思考的惯用姿势。近来发生了事情实在太多了,他需要整理一下思绪。先是诺曼奥斯本,据Peter所知,只有一个原因能让诺曼奥斯本将一个巨大的集团抛给Harry,那就是治愈家族遗传病的方法。可是法国和治愈方法之间的能有什么联系,Peter完全是一头雾水,这跟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完全不一样。是因为他回来之后作出的一系列改变吗?Peter感到头疼,他的举动很可能再次将Harry卷入了不可预知的危险之中。更让他头疼的是,他在治愈血清方面仍然还差最后一步,最关键的一步,他已经卡在这一步整整半年了,如果他没有办法突破这一步,他最终还是会失去Harry。一想到这里,他的心脏就感到一阵绞痛。

       他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,一直努力不去想它,让自己彻底沉浸在研制治愈血清中。但是当他看着Harry的时候,他愈发确定自己的内心。那是无休无止的愧疚与懊悔。如果当时他能坦诚一点,如果他能明白他们之间的友谊对Harry来说有多重要,或许一切都不一样,或许Harry不会选择注射蜘蛛毒液,不会扯断那根蛛丝,更不会坠下钟楼。他不想要逃避了,现在他会保护Harry,会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支持他。只要他在,他就会保证Harry没有受到伤害,包括来自他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他已经在奥斯本公司实习两个学期了,这个暑假也不例外。明天,也就是星期一,他应该就能见到了Harry。

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跳到了地板上,轻轻把蜘蛛侠面罩放进了他的书包里,或许这些都应该从没有秘密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星期一的早晨,Peter醒的格外的早,他匆匆梳洗完毕后,就向奥斯本公司赶去。他去了总裁办公室,却发现没有任何人,他等到了平时开始工作的时间点,仍然没有见到Harry。他问了Felicia,却得知因为某些原因,Harry今天不会来公司,他与公司高管的会议也被推迟。

Peter感到有些焦躁,他拨通了Harry留给他的电话,结果无人接听。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Harry的公寓门前,用蛮力打开了大门,登上了前往20楼的电梯。整栋大楼空空荡荡,Peter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,他不知道Harry为什么能忍受这种毫无生气的沉寂。电梯的门“叮”地一声打开,Peter走进了这间偌大的公寓。冷冰冰的后现代装饰风格让他感觉到不适。空调的温度似乎低的可怕,他不由得打了个喷嚏。

“Harry!”他大声喊着,却没有听到任何回应。

他不得不开始四处寻找,希望发现他留下的一点痕迹,却在一张黑色的布艺沙发上发现了裹着白色浴袍的Harry。他躺在沙发上,像是睡着了一般,浴袍的领口敞开着,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,手边是一堆散落的文件。Peter感到一阵心跳加速,赶紧替他将领口别好。“Harry,醒醒”,Peter弯下腰,轻轻晃了晃他的肩膀,却发现他的脸上泛着一种不正常的潮红。他摸了摸Harry的额头,发现烫的惊人,“Harry,”他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,试图唤醒他。Peter有些慌张,一时间也顾不得那么多,他将Harry浴袍的带子系紧,理了理他额前的碎发,轻声说道:“Harry,你生病了,我带你去医院好吗?”他刚想把他从沙发上抱起来,却感到手被人紧紧抓住。Harry闭着眼睛,皱着眉头,脸烧得绯红,呼吸急促,在睡梦中也极不安稳,他死死地抓着Peter的手,口中发出像梦呓一般的话语。Peter连忙凑近了他的唇边:“不要去医院,不要…….医院,妈妈,妈妈……”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,沾湿了他的睫毛。

他放开了Peter的手,将身子蜷缩了起来,用双手抱紧了自己,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。Peter轻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,拍着他的后背,试图安慰他。该死的,他怎么能忘记这件事,Peter颇为懊恼地想。自从Harry的母亲病逝之后,Harry就极其讨厌去医院,每次生病的时候,也是由家庭医生照顾的。Peter不禁想起了小时候的Harry,那个敏感爱哭的小男孩,睁着一双水汪汪的蓝色眼睛,噘着嘴等待着Peter去安慰他。或许Harry从来都没有变过…….Peter叹了口气,小心地将Harry从沙发上抱到了主卧的床上,替他盖好被子,接着又飞速跑去附近的药店买了退烧药,细心地喂Harry喝下。

Harry熟睡的时候就像一个毫无防备的婴儿,他安静地靠在白色的鹅毛枕上,嫣红的嘴唇微张,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有着丝绸一般的光泽,让人忍不住去触摸。他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,仅留一段白皙纤细的脖颈。Peter敏锐地察觉到Harry似乎是因为感到了冷而微微颤抖,于是想要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些,却尴尬地发现自己找不到开关,他又想要再找一条被子,但只找到了挂着一堆衣服的衣帽间。他烦躁地挠了挠头发,最后决定用最原始的方法。      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碎碎念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昨天好朋友回家啦,出去玩了一天,最近真冷呀。

「超凡虫绿」I will run to you(二)

大概就是小蜘蛛重新回到高中时期之后的事,相关背景稍有变动~
 纯新手写文(๑´ㅂ`๑)  OOC 概不负责

(一)http://yigexiaopengyou189.lofter.com/post/1f1e4669_121c6f3f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他咽了咽口水,准备吻下去的时候,Harry 却突然睁开了眼睛。他剧烈地咳嗽起来,吐出了湖水,Peter 一边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,一边涨红着脸解释道:“Harry, 我只是想要做人工呼吸而已,我……抱歉。”

“Harry?”年轻的青年吐出了所有的湖水,戏谑到。

Peter 只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要烧起来了一样,该死,他忘记自己还穿着这身Spiderman suit 了,“我是说,Mr. Osborn ……”

“所以你就是那个Spiderman 了?你认识我?”Harry坐了起来,用他湛蓝色的眼睛看着Peter. 

“你是诺曼奥斯本的儿子,对吗?我在杂志封面上见过你。”Peter回答道,期盼着这个答案不会引起Harry的怀疑。

“随便吧,你救了我,你想要什么作为报酬吗?”Harry 将手伸向了外套内侧,皱了皱眉,“抱歉,全部都湿了,我没法写给你支票,你要信用卡吗?”

“不!不要!”Peter 随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,急忙补充道“谢谢,但是我不需要……你想好要怎么离开这儿了吗?这条路很少有人会经过,你的车也还沉在湖里,你家……呃,我是说你要去的地方离这里远吗?你可以步行吗?哦对了,你现在还难受吗?”

“……你平时救人的时候话也这么多?”Harry 挑了挑眉,揶揄道。

“没有,我只是,我是说我有点紧张,不对,今天很特殊,也不是,总之……”

“我要去的地方离这里起码还有三十几公里,” Harry 终于失去了耐心,打断了Peter 的絮絮叨叨,“在这里能打到出租车吗?”

“不能,很少有人会经过这里。”

“看来我只能步行了到有人经过的路上了。”Harry 怂了怂肩。

“其实你不用的,”Peter 犹豫了一下,“我可以带你的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是说……”Peter 揽住了Harry 的腰,发射出的蛛丝一下子把他们带向了空中,“我是说像这样。”

Harry 吓得惊叫了一声,下意识地抱紧了Peter. “你平时救人也这样?提供交通服务?”Harry 微微喘息,想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“没有……”Peter 荡着蛛丝,悄悄用余光看着身旁的Harry。他已经太久没看到Harry了,他们挨的如此近,他都可以看到他被风吹得飘起的发丝,他浓密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的一小块阴影,他蓝色的眼睛。

Harry 察觉到了他的目光,直视着他的眼睛,“你平时救人也……”“没有!没有!”Peter 感到他的脸又有发红的趋势,幸亏他现在带着面罩。他不再分心,加快了前行的速度,按照Harry 的指示,将他送到了一座公寓楼前。

“所以……你住在这里吗?”Peter问到,这个地方似乎和之前Harry住的地方不一样。

“我住在20层,不过这里没有别人,我担心有人打扰,买下了整栋大楼。”

典型的Osborn作风,Peter 在心里吐槽,“那么,再见,顺便一提,你浑身都湿透了,注意保暖,小心感冒。”

“等一下,”Harry 掏出了一只钢笔,“还好它是防水的。”他在Peter 的手上写下一串数字,“如你所见,我现在将代替我的父亲管理公司。今天的车祸并不是意外,那辆车的方向盘突然不受我的控制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     

Peter看着掌心的数字,皱了皱眉:“是公司的人吗?”

“多半是,所以现在我需要一个保镖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?”Harry 慢条斯理地盖上了钢笔的盖子,微笑着问道。

Peter 当然不会让Harry 有任何危险,但是他现在纠结的是另外一件事。“Harry,”他看着面前这个身形单薄的青年,意识到他现在还仅仅只有18岁,“我会保护你的,只是我——。”

“等你想好了,打电话给我,钱不是问题,我甚至还能允许你在上班期间带面罩。”Harry 冷着脸打断了Peter,指了指他手上的数字,转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公寓的大门。

顺便说一下麦肯之前跟少爷讲了啥😂

「超凡虫绿」I will run to you

大概就是小蜘蛛重新回到高中时期之后的事,相关背景稍有变动~
纯新手写文⚆ꆚ⚆ OOC 概不负责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eter 坐在屋顶上,看着那辆黑色的卡宴缓缓地在马路上驰行。他从机场就开始小心翼翼地跟着这辆车了。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他也能认出驾驶座上的人,黑色的修身西装,栗色柔软的头发,湛蓝的眼睛。
但是他不敢接近他,他不知道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应该说些什么。抱歉?对不起?
当两年前他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重新回到高中时期之后,这个问题就成为了他的心结。在这两年间,他设法改变了很多事情,规避了许多错误。他救下了uncle Ben, 他再也没有和aunt May 吵过架,他没有把错误的方程式给康纳博士。但是两年后的现在,他却仍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,或者,是如何面对Harry。
那些记忆不断地纠缠着他,拷问着他。当他们在钟楼上扭打在一起的时候,他的面罩被Harry拽了下来。他到现在都无法忘记Harry的眼神,震惊,愤怒,还有绝望。他刚想要张口说些什么,Harry 却被崩塌的齿轮砸下钟楼,他拼命发射蛛丝,拉住了Harry, 却听到他说:
麦肯说的是对的。
他看到Harry 的泪水一滴滴地顺着眼角划下,他第一次开始讨厌自己强化后的视力。随后Harry硬生生扯断了蛛丝。
他想跟他说对不起,说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欺骗你,但是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一声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,他抬起眼睛,突然发现那辆黑色的卡宴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,“砰”地一声撞向了护栏,紧接着坠向了湖中。Peter 只感觉呼吸一窒,飞快地借着蛛丝荡到湖面上,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。
冰冷的湖水漫过他周身,他努力睁大眼睛寻找Harry。这跟上次不一样,他在心里反复默念,这一次他会救下他的,绝对会。借着湖水中折射的光线,他终于看到了Harry。他被困在了车里,水的阻力使他无法打开车门。Peter 一拳打碎了车窗,将Harry 从驾驶座揪了出来,带着他游出了湖面,回到了路上。
“Harry”,Peter大声叫着他的名字,用力按压着他的心脏,却不见他有任何反应,Peter简直快要崩溃了。人工呼吸?对了,人工呼吸。他对自己说道。
他半撩起了自己的面罩,深呼吸了几秒,然后慢慢俯下身,感到自己的心脏一阵狂跳,他从来没有离Harry这么近过,更别提是他的嘴唇,他之前从来没有留意过Harry的嘴唇,嫣红色的嘴唇,浅浅的唇纹。Peter 只觉得自己的脸一阵阵地发烫,他敢肯定自己的下半张脸一定跟火烧云一样红。他咽了咽口水,准备吻下去的时候,Harry 却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弟弟之前探望过的一个病人去世了:-(
推特原文:
我对你的家人深表同情。我不会忘记你,今晚我会为你祈祷。

RR这一天到晚点赞的都是啥😂

在ins 上看到,突然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说起来,荷兰弟现在是有女友呢,还是没有呢?去年还听说是有的,今年好像完全没消息了,还和Zedanya有绯闻来着,有人知道吗?🤔

看完牙医之后,可以说是很凄惨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